用戶名:  密碼:    

標準化考試反思:選擇題比重過大,扼殺學習興趣


2017-05-18 10:11:41   來源:中國青年報   撰稿:ljz轉   攝影攝像:    ;  評論:0 點擊:

    選擇題最大的缺點就是效度較差,既考查不出考生的真實學業水平,也考查不到考生的實際能力和創新思維

  考試的主要目的是測評教學效果和學生的學業成績,而非評卷、閱卷、打分的便利

  對所謂標準化考試的誤解和濫用,引起中考、高考(精品課)等升學選拔考試的試題結構、題型和內容等固化、僵化和模式化

  客觀標準化考試起源于上個世紀20年代的美國,因為移民、留學生篩選和兩次世界大戰人才之需,使采用選擇題為主的所謂客觀考試選拔方式得以廣泛使用。后來隨著計算機閱卷評分的便利得到推廣,以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ETS)開發的托福(課程)考試(TOEFL)為代表的語言類考試最為盛行。

  我國引進這類考試題型大約在上個世紀70年代末,與1977年全面恢復高考幾乎同步。隨后選擇題就像瘋狂的外來物種一樣迅速傳播,上世紀80年代高考等各種英語(精品課)試題中就充斥大量的選擇題,別的學科試題中也開始出現選擇題型。

  選擇題說是客觀,其實選什么考點、用什么選項都是非常主觀的。筆者認為,確實不是什么問題都是標準化問題,關鍵是,在各種大大小小的考試里盛行的選擇題型,不是真正的標準化。

  中、高考試卷選擇題比重過大

  筆者抽樣統計了140余套全國省、市中考英語試題(2016年)和9套不同地區的全國高考英語試題(2016年)。在140余套中考英語試題里,平均下來,選擇題77分,占試題總分的63%,83道小題中就有59道選擇題。在9套全國高考英語試題(2016年)中,除了上海卷的選擇題控制在41%的比例,其余8套試題中,平均下來,選擇題占總分的68%,81道小題中選擇題占了60道。同樣是平均值,在9套高考文科綜合卷中,選擇題為140分,占總分的46.66%;9套高考理科綜合卷中,選擇題為126分,占總分的42%。

  筆者還抽樣統計了34套省、市中考數學題,平均下來,總題數為25道,其中選擇題數為10道,占總分的40%。在9套全國高考數學題中,平均下來,總題數22道,其中選擇題數為9道,占總分的40%。

  在筆者抽樣統計的24套省、市中考語文試題中,平均下來,總題數25道,選擇題數為10道,占總分的28%。而在9套全國高考語文試題中,平均下來,總題數22道,選擇題數為11道,占總分的22.66%。在中考、高考語文試題中,選擇題雖多,占分不多。

  從總體上看,中考和高考各科試題中選擇題比重過大,高考總分750分,有320分為選擇題,占比超四成,尤以中、高考英語試題中選擇題最多。為什么命題者對選擇題情有獨鐘?是不是我們把選擇題使用多的考試誤認為是客觀標準化考試?是不是我們被誤導了?

  筆者帶著這些問題,數次專訪上世紀80年代引進英語標準化考試的關鍵人之一——原廣州外國語學院院長桂詩春教授。1995年正值英語標準化考試引進我國高考10年之際,桂詩春教授發表了《對標準化考試的一些反思》一文。他強調標準化考試并不等于選擇題,標準化考試就是信度、效度和區分度較高的考試。桂詩春教授在文章中痛斥搞“題海戰術”的應試教育,痛惜標準化考試被誤讀、誤用。

  盡管屢屢遭受質疑,但在隨后幾十年的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和中考、高考等英語考試中,所謂的客觀選擇題泛濫成災。雖然自2014年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題中已經大幅度削減選擇題數量,高考英語試題全國卷也全部刪除單項選擇題,但現行中考、高考英語試題和其他學科試題中,其他各類選擇題的比重仍然過大。

  而標準化考試的代表——美國托福考試,分聽、說、讀、寫四部分,每部分滿分30分,總分120分。沒有單項選擇題,全部是基于語篇和對話獨白的單選和多選題,說和寫全部不用選擇題。英國的GCSE和A-Level考試題及雅思(課程)試題中選擇題占比很小。雅思總分36分,只有聽力和閱讀部分有選擇題10分,占總分的27.78%。

  選擇題不是真正的標準化

  那么有人不禁要問:選擇題有什么不好?

  選擇題是第一代考試的代表題型。這種題型的主要優點就是可以用計算機閱卷評分,省時、省力、省錢,且答案唯一,但缺點卻達30多個,因此飽受詬病。選擇題最大的缺點就是效度較差,難以考查考生的真才實學和應用能力,這種僅限為對正誤的辨認和判斷猜測的題型,很難命制,常常支離破碎,既考查不出考生的真實學業水平,也考查不到考生的實際能力和創新思維。

  由于這種試題的錯誤信息(干擾項)輸入大于正確信息(正確答案)的輸入,常常誤導學生,對平時教學的反撥作用較差,極易造成大面積考試抄襲作弊行為的發生。選擇題是被用來考查離散性知識點,多為四選一或三選一,因為選項多,可以隨時組合,似是而非,可以選來選去。命題都對題目和考點的確定并不客觀,而是非常主觀隨意的。

  有人講,教育改革中凡是技術性的改革都成功了,這個技術性的代表就是標準化的選擇題使用計算機評分。筆者認為,這種觀點大錯特錯,因為考試的主要目的是測評教學效果和學生的學業成績,而非評卷、閱卷、打分的便利。

  也有學者指出,技術應用在測試上可能是個誤導。是否能用這種考試測量和判斷出學生的能力,這還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實際上,即使在美國,各類計算機輔助的所謂標準化考試至今仍然存在很多問題,爭議和質疑聲從未間斷。即使美國在一些領域試行“機考”,也要同時配備傳統的筆試,以應對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而以英國為首的歐洲國家的考試選擇題卻采用的極少。

  更為嚴重的是,由于對所謂標準化考試的誤解和濫用,引起中考、高考等大規模、高利害升學選拔考試的試題結構、題型和內容等固化、僵化和模式化。此“三化”必然導致師生平時教學中的訓練、考評模仿和“拷貝”中考、高考等考試的題型和所謂的“真題”,甚至連學生的作業都“考試題化”了。

  偽標準化考試扼殺學習興趣和創新精神

  有教學就有考評,考試改革是個系統工程。我們絕不能小覷考試的力量,我們要認識到偽標準化考試的模式化——模式化的考試和大量選擇題的采用,使得一些師生選擇走捷徑:靠無休止的做題和猜題技巧,在短期而至的考試中嘗到甜頭,無心參與真正的教學改革。這種做法嚴重地扼殺了學生的學習興趣和創新精神,與立德樹人的教育目標背道而馳。

  令人欣喜的是,招考改革已經被國家列入教育教學改革的重中之重。為貫徹落實《國務院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教育部已在浙江、上海兩地進行高考、中考試點改革。同時,各地啟動了更大范圍的考試與評價改革試驗。筆者認為,當務之急是總結、反思半個世紀以來中外教育考試與評價的得失,應主要在考試的種類和考試的題型及內容上加強研討,在穩中有變的大原則下,加大考試改革力度。

  筆者建議,首先在中考、高考上有實質性的突破,提高現行考試命題質量。第一步就是必須大幅度地刪減選擇反應題型的數量,適當增加限制反應題型和開放性題型的份額,確保各類考試,特別是中考、高考的效度、信度和公平度。另外,必須集中中考和高考命題權。中考命題權大面積下放到地級市,不僅浪費人力、物力和財力,而且保證不了命題質量,還會滋生考試腐敗。以中考英語學科試題為例,全國140余套試題的題型和內容上都是大同小異,甚至相互抄襲,根本沒有“自主命題”的必要。

  此外,筆者建議,我們應在探索考試政策和上一級學校招生錄取方式改革的同時,吸取國外考試和評價的經驗教訓,特別要研究英美國家不同的考試系統的特色和命題技術,建立起具有中國特色的各類考試與評價的理論和實踐體系。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我國教育考試與評價改革的著力點還應該放在考試類型、考試題型、考試內容和科學應試復習教學的改革和創新上。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網絡直播孩子上課存泄露隱私風險 各國如何監管
下一篇:大數據提升教育質量—貴州大數據博覽會教育分論壇開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