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知識共享“3.0時代”來了


2017-04-25 17:09:41   來源:中國信息化   撰稿:ljz轉   攝影攝像:    ;  評論:0 點擊:

【“知識付費”為何走紅】

  編者按

  2016年被稱為“知識付費元年”。隨著得到、值乎、分答等不同模式的知識付費類產品開始在市場上嶄露頭角,知識付費成為一種重要的發展趨勢,與之相關的內容創業成為風口。知識付費是新發展理念在知識經濟時代的重要體現,對于引領積極向上的網絡文化和全民學習的社會文化發揮著重要作用。本版今天聚焦“知識付費”,讓我們來探究它走紅背后的故事。

  在共享經濟時代,小到充電寶,大到房屋,都可以實現共享,知識也不例外。從免費到付費,從一次性消費到形成長期消費習慣,知識共享也從“1.0時代”來到了“3.0時代”。

  知識付費是當前互聯網領域的熱門話題,其本質就是把知識變成產品或服務,以實現商業價值。知識付費為何會走紅?背后蘊藏著怎樣的社會心理和文化需求?如何才能引領它朝著健康有序的方向發展?這些問題值得思考和探索。

  1、知識付費風口來襲

  提問者對感興趣的問題付費提問;回答者自定義每條回答的收費標準,并語音回答;圍觀者花一元錢,聽到問答內容,問答者均分收益。這就是2016年躥紅的語音問答應用分答的商業邏輯。上線42天,累計訪問用戶超過1000萬人次,讓知識付費一夜之間成為互聯網熱門話題。

  2016年是名副其實的“知識付費元年”。4月,問咖、值乎出現;5月,分答、知乎Live面市;6月,得到“李翔商業內參”、喜馬拉雅FM“好好說話”推出……幾乎每月都有知識付費產品走紅。

  今年2月,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以下簡稱《報告》)顯示,當前我國知識分享市場已初具規模。初步估算,2016年知識領域市場交易額約為610億元,同比增長205%,使用人數約3億人。

  2016年8月,企業智庫發布的一項報告顯示,近八成人經常或有時會有對想獲取的知識資源無從入手的情況;超過五成網民有過為知識付費的行為;滲透率最高的是訂閱付費咨詢和付費下載資料。

  “在寫分析報告的時候,有時我也會花一塊錢去‘偷聽’一些有參考價值的信息。”易觀互聯網娛樂高級分析師黃國鋒說,“付費閱讀解決了互聯網產生以來的一大痛點。在某些特定的消費場景下,催生了對內容的付費閱讀需求。”他認為,一方面,網上免費信息泛濫且質量參差不齊,另一方面,受眾迫切需要快速獲取對自己有價值或自己感興趣的信息。

  易觀發布的《2016中國知識付費行業發展白皮書》分析了知識付費興起的原因:一是居民消費結構悄然改變,發展型消費提高;二是移動支付普及,對內容和知識的付費意愿和消費觀發生轉變;三是用戶信息獲取方式發生變化,從漫無目的接受變為主動獲取,信息選擇行為更為成熟。

  2、知識共享經歷了三個階段

  去年2月,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就已對國內知識分享所經歷的階段進行過歸納:第一階段被稱為萌芽階段,主要從2001年到2004年。其標志是在2001年之后,BBS具備的互動式問答功能逐漸分離出來,催生了威客、博客、Wiki等應用;第二階段是形成階段,從2005年到2010年。2005年7月,威客網成立后,全國涌現了一大批威客網站,到2010年超過100家,威客數量超過2000萬,整體交易金額超過3億元;第三階段是發展階段。2011年后,知識技能分享在商業模式、業務范圍、資本運作、產業鏈合等領域不斷創新拓展,逐漸向多種線下業務拓展。

  黃國鋒認為,知識共享經歷了“1.0”到“3.0”三個階段。“‘1.0’是基于互聯網百科搜索的靜態知識獲取;‘2.0’是指‘新浪愛問’‘知乎’等知識交換社區;當前的知識共享已經到了‘3.0’,是一個以實時互動和知識變現為特征的知識共享時期。”黃國鋒說。

  “付費模式讓很多優質內容加入進來,這個市場越來越繁榮。”喜馬拉雅FM聯合創始人、聯席CEO余建軍認為,在分眾化時代,除了精準廣告和以打賞、會員、粉絲圈為代表的粉絲經濟以及硬件市場,內容付費是比廣告更好的商業模式。

  在“3.0時代”,知識付費的種類繁多,模式多樣。除了分答、值乎這樣的付費問答社區,還有像喜馬拉雅FM、得到這種招攬原創知識生產者入駐的平臺方,還有推出付費資訊產品的鈦媒體、虎嗅、36氪等網絡新媒體,甚至還有像“年糕媽媽公眾號”“一小時爸爸”這種先通過微信知識免費分享,再走向有償知識分享,以及產品推薦和網絡銷售的自媒體。

  3、知識付費紅火背后問題頻現

  資深媒體觀察家魏武揮曾把信息與知識分成短期功利型知識、中期理念型知識、長期修養型知識三類。其中,中期理念型知識乍看感覺觀點犀利,頭頭是道,但仔細琢磨卻發現并沒有太多用處。他認為,知識付費產品主要是中期理念型知識,夾雜著一些短期功利型干貨和長期修養型洞見。

  《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認為,當前知識技能分享尚處于發展的起步階段,存在很多亟待解決的問題。首當其沖的是內容泛娛樂化。少數知識付費平臺發揮明星效應,通過滿足用戶的獵奇心理提升平臺活躍度,背離了知識分享的初衷,對眾多擁有知識盈余的專業人士產生了擠出效應,甚至出現高質量用戶逃離現象。

  在各類知識傳播新載體大量涌現的同時,對于版權的界定相對模糊,保護力度還比較薄弱。如何做到最大限度防止原創知識被抄襲成為知識付費發展的瓶頸。對此,喜馬拉雅FM在版權保護領域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甚至專門建了個龐大的內容審核基地。

  《報告》還認為,知識付費領域監管審查的問題也亟須創新。當前知識技能分享以語音問答、直播、短視頻等為主要形式,強調互動性、即時性,與之相適應的審核技術不成熟,帶來了監管風險。為了促使行業良性發展,2016年一整年,隨著對一些網絡直播平臺違規行為的查處,以及一系列互聯網直播、互聯網視聽節目、互聯網應用程序等方面法律法規的出臺,關于知識付費的政策監管也隨之不斷完善和收緊。

  4、知識付費產品將成終身學習渠道

  目前,很多內容付費平臺依靠名人效應實現了突破。魏武揮認為微信大號的文章很多人打賞,主要是因為其讓讀者產生共鳴,并非因此學會了有價值的東西,反而是很多能成體系地對知識進行輸出的人,才可能在付費內容上有發展機會。

  《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對未來知識分享市場的發展趨勢進行了分析,認為知識分享要更加廣泛地覆蓋長尾用戶,未來的發展潛力在于扶持更多的草根和扎根在各個行業但不太起眼的行家里手,讓擁有一技之長的普通人加快能量釋放。

  《報告》提出,未來知識分享內容將大幅拓展,平臺企業也將從為個體提供單一領域的知識向為企業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轉變。《創業邦》執行總裁方軍就曾表示,好內容和好知識產品一定是朝著解決方案去的。未來,不僅要將知識消費所對應的融合與定制納入進來,還要將知識使用階段的解決問題部分納入進來,知識消費演進會指向購買知識產品或服務結果。

  對知識付費產品發展趨勢,《報告》還認為,這些產品將成為跨界學習、終身學習渠道。知名自媒體人“大華嘻游”也有相同看法,他認為,總有一部分人的知識付費是沒辦法滿足的,再往下沉淀,只有依靠線下培訓和教育,知識付費才能成為線下教育轉化的入口。當前,知識付費正處在收費知識產品服務的超早期階段,可能帶來新一波知識創造、分享和教育學習浪潮,帶來圍繞知識變現的商業機遇。(光明網記者 吳晉娜)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陜西省“中小學學校文化建設暨特色智慧教室創建” 校長研討會在西安順利舉行
下一篇:商洛出臺優化教育發展環境提高基礎教育發展水平若干意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