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但問耕耘,何愁收獲——專訪北京日壇中學圖書館館長李小燕


2013-04-15 08:08:01   來源:   撰稿:楊帆(轉載)   攝影攝像:    ;  評論:0 點擊:

編者按  從1978年到如今,北京日壇中學的李小燕老師在圖書管理的崗位上已經兢兢業業工作了35年,這期間,在校領導的支持下,李小燕老師將日壇中學的圖書館從最初的幾臺舊電腦演變成現有的規模,日壇中學實現了...
編者按

  從1978年到如今,北京日壇中學的李小燕老師在圖書管理的崗位上已經兢兢業業工作了35年,這期間,在校領導的支持下,李小燕老師將日壇中學的圖書館從最初的幾臺舊電腦演變成現有的規模,日壇中學實現了從傳統圖書館向數字圖書館的轉變。
  筆者在采訪中發現,日壇中學擁有大量的校本資源,既有可直接在課堂上應用的教學資源,也有許多適合在多種場合應用的優質素質教育資源,而且目前這些資源的利用率都非常好,不僅為日壇中學本校的教學工作服務,還為它的“手拉手”學校服務,真正方便了廣大師生的教學和學習。
  北京日壇中學數字圖書館建設所取得的成效是眾目可睹的,但是這35年堅持背后的辛苦可能就不為大家所知,今天筆者就帶大家一起走進北京日壇中學圖書館,走近北京日壇中學圖書館館長李小燕。


采訪內容

采訪對象:李小燕   采訪者:蔡 瑩

 1.蔡:李老師您好,非常感謝您能夠接受我們的采訪。據了解,您從事圖書資料工作已經30余年,請問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研究數字化信息資源在學校教育教學中的應用的
   李:是的,從1978年開始到現在,已經35年了。我是從2000年開始研究數字化信息資源在學校教育教學中的應用的。
   2.蔡:北京日壇中學的數字圖書館建設取得了比較矚目的成就,成為日壇中學辦學的一個亮點,您能否跟我們談談,您是如何逐步實現日壇中學的數字教育資源建設的?
   李:剛開始很簡單。大學里的圖書館在國家 “九五”、“十五”期間就已基本完成了數字化的建設,但中小學在那時候還都是傳統圖書館的概念,依舊是“書、刊、報”是圖書館的義務工作范圍,數字資源離它們很遙遠,一般的學校還沒有建設。但數字資源有一個很大的優點——檢索便捷,使用方便,信息量特別大,這一點和傳統圖書館有本質的區別。這些年它也已開始逐漸被中小學界認識、接受,但是在90年代末、2000年初的時候,一般文獻還很少談到中小學數字圖書館,也幾乎沒有什么中小學來建設這方面。
   蔡:日壇中學算是走在前面的,剛開始聽說學校的設備也很少,您是用幾臺舊電腦鼓搗出來的。
   李:是的,剛一開始的時候,我們校長的辦學理念就比較新,他說,日壇中學圖書館應該辦成大學的模式,如果大學具備的,日壇中學要逐漸做到。那個年代整個基礎教育處在那樣一個理念與氛圍:即圖書館建設的著重點就是傳統紙質的書、刊、報,其實直到現在,圖書館的主要配備還是這樣。我們校長當時看到了數字資源產生的作用,那種在教育中傳統紙質資源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當時就逐漸有這種意識了,記得學校當時投入了5臺電腦,配的時候從辦公到學生電子閱覽室的建設都是同步進行的,當時整體的條件都還比較簡陋,但有這樣的條件已經很不容易了。在北京,當時一般的學校可能圖書館都沒有電腦。
   蔡:現在日壇中學數字圖書館是怎樣的規模?
   李:日壇中學圖書館從傳統圖書館走到今天,應該說具備數字圖書館的概念了。咱們舉個例子,比如國家圖書館、首都圖書館它們所具備的硬件設施在我們學校圖書館里都能看到,那無非就是數量和規模的問題。國家圖書館規模特別大,每個樓層都有觸摸屏等等,像學校的圖書館,規模小,但也五臟俱全,待會你們到樓下會發現在公共圖書館里所能體會到的、能看到的在日壇中學都有。另外,日壇中學每個樓層都有一個大的轉播系統,在電梯口你們就可以看到那些不停的滾動屏,像最近滾動屏不停在播放一些預防感冒的內容,平時還有圖書館提供的一些書目信息,或者圖書館的一些資源建設狀態東西的呈現等等。
   3.蔡:日壇中學新課程資源中心于2009年啟動,對本校的信息化教學起到了關鍵作用,您能否向我們介紹一下目前課程資源中心的情況?
   李:課程資源中心在09年啟動時已經初具規模了,展示的時候得到了各方的認可,經過三年多的發展變化,應該說,它資源內容的數量和類型都有很大的發展。在09年展示的時候它還只是緊緊圍繞課程教學的一些內容呈獻出來,這些年在資源建設的時候方方面面都關注到了。比如說,我們除了繼續保留課堂教學需要的資源以外,剛才你看到的釣魚島問題、諾貝爾文學獎話題以及北京市的專題讀書活動等等這些素質教育內容,我們也都有了大量資源做支撐。
   蔡:看之前您做了很多紅色閱讀資料?
   李:對,紅色閱讀被媒體報道過,因為我們不僅僅提供一個簡單的書目,關于書的詳細的介紹我們也做了,比如對作家作品的解讀等等。
   蔡:這些都是屬于日壇中學的校本資源建設內容吧?
   李:對。現在日壇中學資源中心不僅供本校使用,同時提供給朝陽區跟我們一起“手拉手”的學校使用,資源的被利用狀態還挺好,我們有3個“手拉手”校都在使用我們自建的資源這部分。“手拉手”一般都是“共建、共享”,但是現在還沒有做到“共建”,先做到了“共享”,“手拉手”需要先把你的資源提供給資源設施比較弱一點的學校,這也是教育今后發展的一個方向,我們是在摸索著往前做,是資源平臺的使用方法都給這些學校做了詳盡的介紹,每個學期開學都要對新入的師生做培訓,消除他們的使用障礙。
   發展到現在,我覺得就是一個資源整合、資源建設的問題,最近我們花了有半年的時間建了一個日壇中學的“校本視頻庫”,里面有中外電影、紀錄片等等,比如說,我們根據釣魚島的話題組織了一些國防教育片,我們是把自己的光盤轉成數字化格式,在校內使用,提高光盤的使用效果,因為現在大家對光盤的利用率不是很高。
   4.蔡:我們知道,您近來一直精心進行數字教育資源與課程的開發和整合工作,為方便教學工作編纂了大量電子圖書資料,在開發和整合過程中您遇到過哪些困難?有什么心得?
   李:我遇到的困難就是人手太少,沒有人跟進,這個工作比較辛苦,但是它確實是一項圖書館的義務工作,只是現在沒有被更多的人認識,大家看著都覺得挺好的,但很少有人來跟你共同做這個工作,沒什么人來配合你。唯一欣慰的就是學校的領導,也就是校長,還比較支持這項工作,覺得它有著深遠的意義,對教師的專業成長、對學生的發展都有潛移默化的作用,但是總的來說還是沒什么伙伴,在社會上也很少,這跟大的環境都有關系。我們日壇中學做的還是比較領先的,做到現在,至少我出去這么多次還沒有看到能跟我們學校圖書館相抗衡的,有的學校開始建數字資源了,但是還是起步階段,是我們10年以前開始的那個狀態,主要這件事做起來也有一定難度吧,跟基礎教育環境有關系,其實我這種做法在大學里是很普遍的。
   5.蔡:借助物聯網、云計算、智能終端等新技術的快速發展和成熟模式,教育資源的充分共享和泛在學習成為可能,而數字資源建設是一個長期的工作,你們后續將會在哪些方面重點展開探索?
   李:我們肯定還會繼續努力關注數字資源的發展。我們都看到了教育部到2020年的教育規劃,所以就更堅定了做下去的這種勇氣,雖然現在還沒有被更多的人認識,但是我們所走過的路和所獲得的成果是顯而易見的,沒有走錯。我自己感覺就是,要有更多的人認識到資源建設的重要性,它對師生成長那種潛移默化的影響的重要性:一個老師如果不接受大量正確的信息(不是互聯網上雜亂無序的信息),那么他自己的專業技能和水平的提升都會受到一定的制約;學生的成長也是靠大量的文獻信息和知識的傳授,但是學生篩選信息的能力有限,尤其是現在的“云”概念,其實就是在一個檢索點上獲取更多的資源,現在各個數字廠家都說自己可以做“云”技術,但是能做到什么程度都是有限的,這是一個理念問題,真正怎么做可大可小,我剛剛做的釣魚島問題就整合了多種資源,有文本的,有視頻的,還包含了一些歷史的文獻記載等等。你如果在互聯網上整合,也能找到一些資料,但是不是有序的,我是從正式出版物里經過篩選以后獲取的,并且符合教師使用資源的規律。
   6.蔡:今天先謝謝您跟我們交流了這么多,您稍后能帶我們參觀一下課程資源中心和數字圖書館嗎?
   李:可以。電腦上可以看到,到樓下大屏幕也都可以看。

1.日壇中學校本課程資源開發中心

2.課程資源中心(國家資源和校本資源)

3.專題研究(2012諾貝爾文學獎—莫言專輯)

4.釣魚島專題

5.電子期刊閱覽室


  (1)電腦演示(視頻)
  (2)書庫和愛閱社掠影(視頻)
  (3)觸摸屏演示1(視頻)
  (4)觸摸屏演示2(視頻)

相關熱詞搜索:圖書館

上一篇:基于GeoGebra構造多邊形與多邊形重疊部分動畫的5種方法
下一篇:電子書包”:信息化環境下的新型學習方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