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談談雙課堂


2013-01-07 10:40:42   來源:信息管理中心   撰稿:楊帆   攝影攝像:    ;  評論:0 點擊:

  顧名思義,“雙課堂”顯然包括兩個課堂,這就是一個“虛擬教室”加上一個“現實課堂”。在這個意義上,“雙課堂”可理解為一種區別于傳統課堂的新型教學環境。它既是專門用于教學的特定環境,那么以此為依托...

  顧名思義,“雙課堂”顯然包括兩個課堂,這就是一個“虛擬教室”加上一個“現實課堂”。在這個意義上,“雙課堂”可理解為一種區別于傳統課堂的新型教學環境。它既是專門用于教學的特定環境,那么以此為依托所開展的教學,便理所當然地可稱之為“雙課堂教學”。因此,“雙課堂”也可理解為一種信息化教學模式的簡稱。

   “雙課堂”是在深化課程改革的進程中出現的。
   課程改革的一個核心問題,就是教學方式的轉變。要把由教師講授為主的教學轉變為以學生學習為主的教學。這無疑是提高教學質量所必須解決的一個關鍵問題。
   但在傳統課堂教學模式下,要解決這個問題有相當多的困難。傳統的課堂教學,就是把一個較長時段(比如一學期)的教學內容加以切分,把切分開的各段納入若干“課時”,然后由教師一課時、一課時地“上課”。這樣一課時、一課時地上課,就形成傳統課堂教學的基本模式。這是由一名教師面對幾十名學生在規定時間里完成規定任務的教學模式。這種模式,比較適宜于完成對學生有整齊劃一要求的教學任務,而不大適宜組織多元、多層、個性化很強的教學活動。在這樣的模式下,教師充分準備,上一節體現差異性要求并促進每個學生生動活潑主動發展的課,并不是沒有可能,但若使這種局面持續地發展,使每個學生的潛力都得到充分開發并取得優異成果,實在難乎其難!課程改革,大力倡導轉變教學方式,要求組織學生開展自主、合作、探究學習,理念完全正確。但據了解,在多數課時里,教師仍然是按自己預設的思路進行講授,其間若能穿插一些學生的學習活動——盡管離學生真正自主學習還很遠,已相當不易。其癥結在哪里?傳統課堂教學模式的先天不足,難辭其咎!
   縱觀今后的發展,校園班級制下的課堂教學,在一個很長的階段不僅不容動搖,而且必須搞得更好。因此必須設法使傳統課堂教學模式自身的弊端最大限度地得到克服,才利于深化課程改革。
   一名教師面對幾十名學生,在規定時間里完成規定教學任務,這里使教師最感為難的是:教師很難對學生學習的動態狀況及時準確地把握。即使對部分學生的情況有所掌握,也很難分別及時反饋,更不要說反饋后的進一步有效引導了。當然,課下是完全可以放手讓學生對各種問題充分進行探究的。但教師用什么辦法去組織、去追蹤、去引導,又是一系列難題。這可以說是傳統課堂教學模式給教師帶來的困局。而這種困局,利用信息化優勢是完全可以突破的。這便是“雙課堂”產生的背景。

   利用信息技術優化“師生互動”“生生互動”的巨大優勢,可構建完全突破傳統課堂“時空域”的虛擬課堂。“同方知好樂教育云平臺”下的“虛擬教室”,便是一個這樣的虛擬課堂。
   用這樣的“虛擬教室”與“現實課堂”所形成的互為補充、互為延伸的“雙課堂”做依托,可充分開展促進每一個學生個性健康發展的各種學習活動。
   這樣的“雙課堂”,不僅可把傳統習慣中的“課上”“課下”整合成一個有機體,而且極大拓展了“教學互動”的時空域。“師生互動”“生生互動”沒有時空限制,可多向度地充分開展,可持續推進并深化。這是一種便于開展多元、多層、多線索教學活動,并可對它實施有序管理的新型教學環境。在這種新型教學環境的支持下,傳統課堂的弊端不復存在了。

   需要說明的是,所謂“虛擬教室”,并不等于網絡教室。它指的是給班里每個學生在網上實名制注冊——一個學生建一個網頁,任課教師也建一個網頁——所形成的與現實課堂人員構成完全一致的一個虛擬環境。在這個虛擬教室里,有師生的公共平臺,教師可在這里發布信息,提出教學要求;學生可把問題、作業隨時發布到平臺上。教師可用設置欄目的方式對平臺進行無限分割,使學生提交的東西分門別類地在平臺上呈現。凡是發到平臺上的東西,全班都可看到。學生可自由參與每一個欄目之下的學習。學生可就欄目里的問題自由參與討論,也可在每個同學提交的作業下直接發表意見。如果不愿意公開討論,也可根據需要只與教師或只與某一個或某幾個同學討論。這個虛擬教室與豐富的數字化資源相鏈接,學生可自由查找相關資源。學生在虛擬教室發布的信息,可永久保存。在虛擬教室,教師可根據需要便利地查到每一個學生所發布信息的全部記錄與相關統計結果。學生可利用自己的網頁,保存自己愿意保存的一切信息。教師不必通過專業人員即可在平臺上設置各種欄目,也可視需要鎖定或關閉欄目。
   虛擬教室與現實課堂不同。現實課堂是師生必須按時上課、下課的教學場所;虛擬教室則是教師組織學生開展多種多樣學習活動的自由空間,學生未必非來不可。但在這個自由空間里,卻可對所有參與者的學習活動實現全程管理,進行持續引導。“虛擬教室”的使用,不需要教師掌握專業技術人員那樣的技術,教師只要會上網,會發電子郵件,經技術人員稍做講解,就可掌握它。教學實驗表明,教師掌握這樣的工具,一節課的培訓即可。

   盡管虛擬教室的教學功能為傳統課堂所不具備,但虛擬教室并不能取代現實課堂。教學信息化的核心在于“化”,在于教學行為的整體優化,而不是以數字化行為取代非數字化行為。把“信息化”理解為一切行為全部數字化,是不恰當的。虛擬教室與現實課堂,不是相互代替的關系,而是優勢互補的關系。現實課堂,口耳相傳,如沐春風,舉手投足間的暗示,眼神語氣中的魅力,氛圍場合的效應,都不是數字化所能取代的(紙介質書本的載體作用也不是網絡全都代替得了的)。一般來說,現實課堂便于解決共性的、需明確統一要求的問題,便于使某些重要資源的共享取得更大效果;虛擬教室則便于開展多樣化、個性化的學習活動。虛擬課堂超越時空限制以及實時、多向互動等特點,便于各類學生充分參與到學習活動中來,便于開展針對性很強的個別化教學,便于學生個人潛力的深度開發,便于學生進行充分思考、完成充分表述,因而學生在虛擬教室提交“作業”的水平之高,常出乎老師意外,而及時的“生生互動”,又會對進一步激勵學生學習的主動性產生奇效。
   這種“雙課堂”教學的基本操作模式,總起來說,就是教師用雙課堂(虛擬教室與現實課堂)所構成的教學環境,組織學生圍繞某項學習任務,完成一個自主性、主動性較強的學習過程。即把過去那種單向傳輸的教師講授式教學,變成組織學生積極參與、充分發揮學生主體作用、全程優化學生學習過程的教學。不同學科的操作方法不會是一樣的。即使同一個學科,學習內容不同,做法也會不同。以語文學科為例,大體是圍繞一定的教學任務——比如一篇課文的研讀、或一個單元課文的學習、或一門選修課的學習、或一次作文、或一次專題寫作活動等等——對組織學生參與學習的過程加以精心組織。這種過程,大體可分為準備,引導,推進,學生優質資源分享,再引導,再推進,學生優質資源共享等若干階段。在這個過程中,可由老師把需要學生學習的資源推薦給學生,或者告訴學生怎樣去查找,或者讓學生自行查找,同時老師把需要學生思考的問題、完成的作業、討論的題目等學習要求發布在虛擬教室的公共平臺上,可征求學生意見加以調整,并引導學生去完成,或者有選擇地完成,然后視情況繼續引導,推進。這里,最重要的,是使學生圍繞規定的任務“學”起來。在這樣的學習過程中,需要解決的共性問題,可在現實課堂解決。在現實課堂,教師可進行針對性很強的講授,可進一步提出某些值得討論的問題,可推薦某些學生優異的學習成果,全體同學“共享”,從而使學生對某些問題的理解更加深入。如果說,某項學習任務的完成是一完整的鏈條,那么現實課堂教學,就是鏈條上的一環或幾環。

   如果僅以傳統課堂教師講授為主的教學模式做參照,那么對“雙課堂”模式可能不容易全搞明白。“雙課堂”模式,為轉變教學方式而創造,為教師把講授為主轉變為組織學生開展自主、合作、探究性學習而創造。這種模式的應用,必會與傳統教學中的許多觀念沖突,因此單憑抽象描述,可能描述越多越不容易明白。北京師大實驗中學的汪文龍老師,在一次談他是怎么來搞這種“整合”教學時說:“只要做起來,就明白了”。這句話實在說得好。教學本來就是一種實踐的過程,要深入了解怎么做最好,必須“做”起來。否則,說得越多越不明白。已有的培訓經驗表明,由在“整合”教學實驗中取得成功經驗的老師來“現身說法”,講一兩個他們的教學案例,是使初次嘗試者迅速掌握這種基本模式的有效辦法。
   一旦掌握了“雙課堂”的基本操作模式,只要堅持更新教學觀念,就可能而且必然會不斷有所創造。不同的教學內容,組織學生參與的方式一定有別。有些教學內容,可能不必用虛擬課堂或少用虛擬課堂;有些教學內容,可能在虛擬課堂里開展的學習活動要多些,時間要長點;有些教學內容,可能主要用虛擬課堂搞(比如預習、提交作業、開展選擇性的拓展學習等);有些教學內容可能在虛擬課堂開展活動的時間很長,甚至一個月,而現實課堂只需要用一兩節,那么在這一個月當中當然還會進行其他內容的教學,這就形成多元教學并進的狀況。總之,“雙課堂”模式的具體應用是靈活度很大的。只要能使學生的主動學習活動充分開展起來,教師有著十分寬廣的創造余地。

     

相關熱詞搜索:雙課堂

上一篇:雙課堂教學最早的探索者,成功的實踐者
下一篇:數學建模使我們的學生學會了學習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