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北大男生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還寫萬字控訴長文,竟因為……


2018-02-01 09:23:36   來源:財智領袖   撰稿:ljz轉   攝影攝像:    ;  評論:0 點擊:

高考理科狀元

本科北大、留美研究生

卻12年未回家過春節、與父母決裂6年

寫萬字書信控訴其“罪行”

而這一切都源于父母的“過度關愛”

……


  這位學生叫王猛(化名),從小成績數一數二,四川一地級市高考理科狀元,被北大最好專業之一的生物專業錄取,本科后又成為美國排名前50的大學研究生……


  而最近,王猛卻寫下一封萬字書信,里面講述了自己與父母之間的種種經歷。


兒子的萬字長信


  1月23日,記者在北京海淀區的一棟圖書大廈前見到了王猛。他雙肩包里的電腦,裝著一封15000余字的長信,記錄他從小學到大與父母間的種種經歷。行文間,言辭激烈。


  相對于直面交談,他更善于文字表達。他不避諱自己性格的“弱點”:“內向,敏感,不善交際”。他認為,這正與父母有關。


  他的文字里,滿是父母的“肆意操控”、“沖突”和“炫耀”,父母的過度關愛以及缺乏親情,讓他沒能樹立足夠的信心。


  這封長信,他于近日完成,前后發給二三十個朋友及同學。他希望給這些已是或即將為人父母的同學一些參考:


萬字長信的開頭部分文字


被控制的愛:

單純環境限制了社交能力


  “我母親一直傾向于把我關在家里,喜歡按自己的喜好包辦事情。”


  小學一二年級的時,有次班里搞文藝演出,班主任要求大家穿齊膝短褲參加,但母親不由分說地讓他穿長褲。從小到大穿衣幾乎所有的衣服都是父母包辦。


  高中畢業前,所有的社交圈子幾乎都在生活的大院里,“朋友,都是父母認識、了解或者聽過的”。


  王猛五六年級時,自己對奧數很有感覺,而一開始母親并不樂意讓自己去,一次在外參加奧數考試回來后,發現攜帶的文件夾不見了,找回后發現被人劃壞并涂抹,“回到家后,母親不但沒有安慰我,反而說‘這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了吧’!”


  高中時,王猛曾強烈要求到外面的學校上學,但遭到了父母的拒絕。盡管后來考上北大,也因社交障礙很難與人交往。


  原本以為,考上北大,就能遠離家鄉,逃離父母的“控制”,但依然沒有。“就在離開前,家人要求我跟北京的大姨打電話,請她之后多多照顧”。在王猛看來,這不是照顧,而是一種控制。



情感的孤兒:

向父母求助從未得到支持


  在王猛看來,父母并沒有關心自己的成長環境和心理健康,自己成長過程中的數次“救助”都沒有得到家人的尊重和支持。


  小學時,因為不會剝雞蛋,他遭到同學的取笑,后來傳到家里親戚耳里,又一次遭到了親戚多次的取笑。


  在大院學校上高中時,一次向父母反映自己調座位后身邊環境變得糟糕時,也遭到了父親的打罵,“你憑什么要學校優待你?憑成績好?”


決裂:

拉黑父母,“他們本有很多的機會”


  2005年春節成了王猛在家度過的最后一個春節。當時,小時候取笑他不會剝雞蛋的親戚來到家里,“她看我正在做一件塑料模型就瞟了我一眼,訕笑道‘原來你只有玩模型時,動手能力才不那么差’。”


  因為剝雞蛋的事,多年來頻繁遭到嘲笑,這次便沒有忍住,猛地站起來怒視相對。“這次,父母依然沒保護我,也沒對親戚說不”。


  自那以后,王猛便沒在家過春節。畢業后,在經歷了幾年不太順利的工作后,王猛借著英語優勢決定出國讀研。


  然而父母的“關愛”如影隨行,隨后就給他找了一位“老朋友”照顧他。在與家人的通信中,王猛講述了與這位“老朋友”并無共同話題,但父親卻依然要求他學會跟有問題的人交往。


  2012年前后,一封長長的決裂信發出,王猛拉黑了與父母所有的聯系方式,與“家”徹底告別。他不再主動聯系家人,也幾乎不回復任何信息。“這期間有太多的機會,他們都錯過了。”


  最近10年,王猛僅回過一次家,還是“例行公事”——更換過期身份證。那是2015年春天,整個行程僅在老家的城市呆了6個小時,只因為需要向父母拿戶口本,在家中停留了不到10分鐘。


救贖:

性格弱點突顯,赴美申請心理學研究生


  北大畢業后,王猛進入對口專業機構上班,但因動手能力跟不上,交流也出現問題,自卑的心理導致很多事情跟不上,只好離開,此后的幾個工作也都不順利。


  事實上,王猛已意識到自己性格中的“弱點”,并強烈認為這與家庭教育有直接關系,他決定為自己冒一次險,同時解決自己的心理問題,去一個心理學課題組跟組學習,并在之后申請赴美讀心理學研究生。


  他希望心理學能夠幫他弄清楚自身遭遇的問題,與過去抗爭,“搞清楚自己到底為什么會這樣”。


  在美國,王猛曾有一段時間不由自主的會想起從前沮喪的事情,注意力難以集中,他找到學校的心理咨詢中心。這是他第一次做咨詢,他足足講述了6個多小時,“咨詢師說我幾乎有了創傷性應激障礙的所有癥狀”,但父母依舊不以為然。


  研究生畢業后,王猛回了國,最終在一所高校做起了心理學相關的項目研究。至今父母也不知道他身在何處,最多的信息莫過于“在北京”。


  2017年國慶,王猛收到父親的郵件,郵件中,家人轉變了語氣,希望聊一些王猛自己感興趣的話題,王猛沒有多說,只冷冷地回了一句“我喜歡的話題有人聊”。


父母搞不懂

兒子為何老揪著過去不放


  看到兒子發來的決裂信,一開始父親老王(化名)沒覺得有啥特別,因為兒子類似的“抱怨”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兒子把這封信稱為對家人的“最后通牒”,老王沒想到,這不像“通牒”的通牒,真成了兒子與家最后的告別。老兩口搞不懂兒子為何老是揪著過去不放。


  搞不懂的或許不止老兩口。一個容易被忽略的問題似乎最應該引起重視——為何在這樣一個父母受過良好教育,從小成績優異好學上進,似乎沒有任何缺憾的家庭中,父母和孩子的關系卻偏偏脫離了軌道呢?


春節:

母親只能謊稱兒子在美國“忙”


  這些年來,母親都會在春節前給兒子發去短信,詢問其是否回家過春節。僅有的兩次回復還是在幾年前,而回復也極為簡潔,“有事,不回”和“不”。


  近幾年,老兩口似乎已慢慢習慣了。兒子電話拉黑了,短信不回,也沒有什么微信。“每年春節都有人問,你們兒子咋又沒回來,我都說他在美國,忙。”


  老兩口內心期待著兒子的回歸,希望與兒子重新建立起親密聯系,他們認為在關系的重建上,主動權仍在兒子那邊,家的大門永遠打開。


  但王猛眼里,已經沒法信任他們了。


  “可父母就你一個孩子,把你撫養大,送進了令眾人向往的高等學府,就這樣決裂,你有想過他們的感受嗎?”記者反問。“那是他們自作自受。”王猛回答得很干脆。


疑問:

明明“正常的”孩子,咋就這樣了?


  “搞不懂他是啥原因”,可兒子12年不回家過春節,徹底決裂也已6年,身為父母難道真的沒有思考過其中的原因嗎?


  在兩人看來,兒子從小到大,到上大學都是正常的。“有什么問題想法都會給我們說,回家也會說學校里的情況,甚至還會做幾個新菜。初到美國時,還主動給家里說自己的情況。”

 

  老王認為,在美國做了心理咨詢后,加上和“老朋友”的相處不愉快,他就開始不和家里聯系了。“這是一個轉折事件,總認為我們給他推薦的人不行,是要控制他”。“國內就不說了,國外是完全陌生的環境,我們介紹一個朋友,在必要時候也好有個照管,我們錯了嗎?”母親老劉說。


  老兩口還是沒搞懂兒子到底怎么了。


掌控?

人生一半都在外邊,“問題出在后面啊”


  會不會真如兒子所言,是父母從小的掌控和過度保護導致的呢?“要說掌控,他17歲以后就不在我們身邊,現在34歲了,人生一半都在外邊,如果前半程我們在掌控他,可問題出在這后面啊。”老王說。


  母親老劉也承認,的確對孩子說了很多“不”,但這些也都是原則上的不。對于王猛提及的上學問題,以及父母按照個人喜好決定其衣著,老王則稱父母的確會幫其做選擇,“但也不是所有”。


  小白(化名)是王猛的初高中同學,在小白看來,王猛父母的確在對王猛的保護上有些過度了。小白介紹,當時王猛上學到回家實際上僅有幾分鐘的距離,不過,但凡下雨天,在下晚自習前,王猛的父母都會出現在教室的后門接他。


尋因反思

忽略了兒子的“不一樣”


  最近,老王仔細地分析了兒子與家人斷絕關系前后的幾次轉折點,他得出結論,兒子強烈的情緒爆發點往往都在其經歷不順的時候。


  “他是狀元,到了北大肯定會有比他更好的人,在大學的后期出現情緒異常。之后畢業工作又遭遇不順,再次出現了情緒問題。到美國學業出現困難,同時在看了心理醫生后,把所有的問題歸結到了他從小到大的經歷上,遷怒于家人。”老王說。


  這一點上,小白有同樣的觀點。“他是當年的理科狀元,上了當年北大最好的專業之一,生物。他一直孤僻,不善言語,抗挫折的能力要差一些。”


  在王猛的中學老師張老師看來,王猛內向,但有上進心,喜歡跟自己較勁,在班級里孤立少言。“大院里,交流有缺陷,交際能力比外邊要差一些。”


  記者將王猛的萬字長信轉給了老王一份,希望他能清楚兒子對過往真實的思考和想法。


  畢竟兒子遠離這么多年,老王其實也有自己的反思。拋開兒子本身性格中的內向,抗挫折能力不強外,覺得自己曾在處理兒子的“求助”上的確存在方式方法的問題,忽略了兒子的心理感受。


  “不管怎么樣,我們愛兒子,希望能跟他重新聯系起來。”母親老劉說。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如何培養一個高情商的孩子?
下一篇:2018高考大綱發布:語文考查六種能力 數學要考開放題

分享到: 收藏